关河

但尽人事,各安天命

你是夜归人
我是千帐灯
过一程
数盏明

逢春辞

有新雪覆寰宸檐下松
朦胧宇内大荒 (但)远山郁葱
树下人惊醒 恍惚似梦中
今是早春,或依旧深冬?
空山云雾里 何以谓“空”
林间闻鸟语 但不见其踪
时静伫观风 何以谓“心动”
不闻其语 但妄寻其踪
楼上人,风满怀袖
江湖路,何以谓情动?
闻其语,也见其踪
山路百转,不与之相逢
并辔游,满目萧然,春风未动
安有繁花与共
又三月,曾赠剑斩落海棠红
终于掌心握空
眼见道旁新草已蒙茸
雪霁,重峦与叠瓦两白头
天地大空,惟寒烟一声钟
“虽闻其响,但不见其踪”
楼上人,青锋已朽
鬓边霜白,竟也成旧
树下人,铁甲亦锈
十年风霜,沉淀于眼眸
人世间,只余当年百转山路
寻觅那人行踪
今知晓,山重水复本就无路
怎见柳暗花明?

不管他怎样矜持,怎样故作神秘,怎样自肺腑捧出晦涩,总有一瞥道破情深,总有山路一转会留下脚印。

“我梦见我依偎着那个长眠者,睡了我最后一觉,我的心停止了跳动,我的脸冰冷地紧贴着她的脸。”
……
重读《呼啸山庄》,看到凯瑟琳病重,希斯克利夫整夜守在外面。最终她离去,他将自己的黑发装入她戴在脖子上的小金盒里。
实在扎心
希斯克利夫是个标准的矛盾体,一边压抑着绝望与痛心,一边诅咒心爱的人:“愿她醒来时痛苦万分”“在我活着时,愿你得不到安息”
还怀有恻隐地问丁恩太太凯瑟琳有没有说起过自己,以及那最咄咄逼人的恳求:“那你就缠住我不放吧,被害人的阴魂总是缠住他的凶手的。”
突然想起《圣经.旧约.雅歌》 中:
求你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
大约是最好的诠释了吧。